23书吧 > 回到明朝当太子TXT下载 > 回到明朝当太子最新章节列表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章节错误 添加书签 返回目录

第二卷 南方 第六十八章 热血(11)

23书吧(https://23shu8.com/)进行阅读,请多多支持。

怎么能行?”不等别人说话,朱慈烺就先摇头:“步卒,就算把驿站的驿丁都算上,也不到八百人,敌骑既然追来,想必比今早的还要多的多……我们算少一些,也得两三千骑!”

事实上闯营的御营骑兵和李双喜所部相加,是五千余骑。但要留下控制城门和控制沿线,加上被杀败一阵,所以朱慈烺估算的三千骑左右,应该是较为可靠的数字。

这么多的骑兵追来,而且可以想象,报仇心切,锐气正盛。

以几百步卒配王家彦这样的文官为主帅,就算有地形之利,怕也是只有人家的一合之敌,拖不了多久。

一念如此,魏岳便也摇头道:“大人,地利是要与敌相差不多,才有用处。大人带几百疲卒,不堪敌兵锋一击,留守此地,又有何益?不如叫卑职带所有骑兵前往阻击,以内操骑兵的战力,拼死一击,总能拖一点时间。”

“你的几百骑,全数战死了,能保拖半天功夫不能?”

“能!”

“我却不信!”王家彦声调越发冷下来,看着魏岳,声音冷峻地道:“关系到国家存亡的大事,岂容你偏裨武将多嘴!”

一路行来,都是在挣扎逃命,就算是皇帝也只是萧然一骑罢了。所以谁也说不上什么身份地位,到这个时候,王家彦却甩起官帽子来压人,魏岳咽了口唾沫,脸上神色一滞,却是再也说不出什么来。

而王家彦,其实也是有不能说出口来的苦衷。

现在大家一门心思就是想逃,但他自从看到皇太子回城救出皇帝的那一刻起,就决心以身家性命来扶保这位幼主。

而想来想去,太子在朝中没有一点的政治根基,声望除了“英武”这二字是实实在在的可以拿来做文章,别的事,也是谈不上。

本朝和前朝不同,固然是皇权集中,但同时也是皇权与文官整体彼此制约,特别是这种末世之时,皇权衰落,皇帝还算能驾驭的住群臣,太子这个年纪就万万不能了。

所以,皇太子手中,一定要有靠的住的武力。将来到了南京,再徐徐治法,给太子领兵的权力。以他现在的身份,将来正好进言,若是自己不能生离,反正也拜托给了李邦华等人,误不了事

这种事,怎么能和魏岳这样的武夫,解释的清楚明白呢……

“王卿……”

“太子!”王家彦神色激越的道:“请不必再说。臣纵死于此,也是死得其所。只要皇上和太子平安抵南京,臣百死亦能含笑于九泉了。”

“不要这么说,”朱慈烺微笑道:“国朝大臣的性命也和国体相关,况且,我将来有用卿之处,怎么能叫你把性命在此浪掷!”

“那?”

“你们不必再争,”朱慈烺站直身子,看向四周。但只见残阳如血,而在王家彦的命令之下,车阵已经在河边展开阵形,他深吸口气,向着四周众人道:“我心中有个计较,如果你们依令而行,大约能先败敌一阵,纵不能真格破敌,也能叫敌人大有损伤。”

听着这话,王家彦等人还是将信将疑,但内操官兵却都是深信不疑。

这几个月来,皇太子几乎是算无遗策,没有哪一件事料不到的,当然,执行的能力和毅力更加叫人佩服,一件事办不好,再做一百次,也非得做好不可。

这么一位君上说能行,那就必定能行

当下魏岳与王源、李恭等人深揖下去,只抱拳道:“臣等一切俱依太子殿下吩咐!”

……

……

追击了两个时辰之后,前头轻装好马的探马来报,就在相隔不到三里的地方,就是明军驻营的地方。

这个时间,天已经快黑了,其实不利于激战。这个年代,虽不能说人人都有夜盲症,但很多人因为营养不良而导致夜间不能视物,应该算是一个普遍的状况。就因如此,能在夜行视物,行动如常的劲卒才十分难得,各军之中,都会把这样的豪杰编为夜不收,哨探千里,行若无物。

但李双喜破敌心切,罗虎率主力也是转瞬即到,他只要把哨探和查看地形的工作先做好,则罗虎一至,就能率部破敌了。

“探好敌人四周有没有伏兵,多搜几里地,再看他们有多少弓手,有没有火器,再看士气怎么样,吃饭没有,立营没有,步兵多少,马队大约多少……兔崽子们别懒,打完这一仗,就他娘的等着封妻荫子,下半辈子就享福吧!”

带前队的虽然不是罗虎,而是因气闷和报仇心切讨了前军差使的李双喜。不过,虽然年轻而且因为心气浮躁败了一仗,但毕竟是李自成的义子,打老了仗的,年纪不大,可身上也十几处创痕,打了十年以上的仗,战场经验和感觉也是十分的丰富,一听到前边哨探的话,立刻吩咐下去,所有一切的军令,也是无不精到准确。

“是勒,”一个满面大胡子的哨探头目笑答道:“我等都明白,前头就是明朝皇帝,这个功劳比天还大,咱们都计较好了:不死就享福!”

“对,”四周的哨探并所有骑兵听到了都是轰然大笑,都道:“说的对,不死就享福!”

“好!”李双喜兴奋的满面放光,扬鞭笑道:“入娘的我就不必多说了,你们既然知道,就他娘的等着享福吧!”

没过一会功夫,哨探们回来,已经把对方的情形探查的一清二楚。

有四五十辆大车,似乎在大车两边还有一些火器,不过并没有大型的火器……这是可想而知的,仓皇上路逃走,大型的火器根本无法携带。

至于对方的人数,经过详细的哨探观察,最多不超过一千五百人,其中还有相当一部份是奴仆和下人,还有太监和少量的宫人,所以能战之士,不过也就是一千二三百人,其中步骑各半,当然,骑兵的战斗力十分惊人,这是李双喜早就领教过的。

“虎子哥,哨探就是这样,前头就一条小河,马匹可以涉水而过,天还没黑透……他们就在河的两边摆了车阵,中间大约河宽,所以阵线退的很后……虎子哥,干吧!”

待罗虎赶到的时候,李双喜已经做完了能做的一切,自己也把甲胃穿戴的整整齐齐,双眼之中,也就只有破敌报仇的热切。

“好样的!”罗虎也很兴奋,极亲热的在李双喜肩膀上重重一砸,笑道:“哪儿跌倒就哪儿爬起来,不枉皇上亲自调理你。”

“嘿嘿,那还等什么?”李双喜叫道:“虎子哥,下令上吧。”

“还不能。”罗虎摇了摇头,自己策马上前,叫道:“我得亲自看两眼才成。”

“虎子哥,你就是太小心了……不能等天黑!”

“我省得。”

四蹄翻飞,载着两员青年将领奔上一处高岗,借着血色残阳,罗虎和李双喜一起打量着不远处的明军营地。

炊烟袅袅升起,李双喜很小心,一直把队伍隔开几里路程,而明军哨探在远远看了几眼后也就离开,不再深入,似乎从早上打了一仗,再又行军数十里,对面的明军已经乏透了,不好好歇上一歇就没法再赶路。

“哼,瞧他们那怂样儿,咱们一路走一路打,几十天不歇息都是常有的事!”

李双喜虽然骄狂,不过所说也是事实,闯军到现在其实都没有什么真正的根基,以前更是流寇,几个月一直不停的转战也是常有的事。

“好了,传我将令!”

因为李双喜事先功夫做的好,罗虎也大约心中有数,这个青年将领经验虽然丰富,不过也没有瞧出对面明军战阵的可怕之处

中间是一条浅浅的河流,不深不宽,谈不上要渡船和水军,对明军也就是心理上更多于实际上的作用。

而两翼各有二十余辆大车,有一些火器也并不多,中间的阵势往后退了一些,与两翼形成了一个明显的新月形状。

如果罗虎能熟读兵书和历史掌故,应该知道这个阵形是怎么回事,但此时的他只有实际的经验,兵书上的知识还很浅薄,现在他更担心的则是对方的骑兵可能会绕道侧击来反击,所以顿了顿后,他就断然令道:“先各派三百骑,攻打他们的两翼,中间先发箭,放炮,不必冲击。”

“中间最空……”

“不然,”罗虎虽不是真正明白,还是以为将者的谨慎小心,向李双喜告诫道:“最空虚的地方,往往有些危险,我们看看再说。”

这么一来,随着罗虎身边中官和亲兵们的旗帜摆动,闯军骑兵开始先小跑向前,中军也随之推进,整个战线两翼先飞,中军稍稍拖后,在旗帜和号角声的命令下,马速慢慢提起,等到了不到一里路的时候,整个战线如春雷在天空滚滚而动,方圆数十里间,飞鸟惊起,兽踪敛迹,天地之间,似乎只有骑兵冲击之威,而等喊杀声炸雷般响起来的时候,整个明军阵前,但见如林般的矛戟放平在马前,整个阵前,就看到马队滚滚而来,随之而来的,便是弓箭飞临,火铳发出的药子,还有无数张越来越大,越来越真切鲜明的狰狞面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相关历史热门小说的链接
 赘婿  唐砖  崇祯十五年  天唐锦绣  红警之川东军阀
 始皇艳史  官居一品  神话版三国  寒门崛起  我傍上了武则天
 明朝败家子  红楼名侦探  大明文魁  中越战争1979  极品家丁后传
 工业中华  我本初唐  猛卒  小阁老  将血
 明匪  调教太平洋  大唐第一世家  三国之召唤猛将  全球战国
 1627崛起南海  极品家丁  三国美人异传  明天下  绍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