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书吧 > 天元仙记TXT下载 > 天元仙记最新章节列表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章节错误 添加书签 返回目录

第七百零五章 七星岛

23书吧(https://23shu8.com/)进行阅读,请多多支持。

牧北联军在后方追击,诸多高阶妖族两侧袭扰,玄门众人边战边撤,一直打出了城廓外,与第七军团大部会师,双方又在城廓外爆发了一场大战。

此战从日中直至次日天光泛白,双方皆死伤惨重。

玄门一直撤出城廓数千里,牧北联军才停止了追击。

唐宁横躺在战船甲板之上,全身血肉模糊,身体大部凹陷,右臂和左腿缺失,半边脸颊全无,看上去十分骇人。

而他意识则已完全陷入昏沉,体内灵力亦已枯竭,整个人气若游丝,奄奄一息。

之所以如此,盖因遭受一只五阶妖兽妖丹自爆的波及,当时整个玄门已撤出城廓,由于战船炮弹用尽,牧北妖兽大军缠上来,众人只能外出迎敌。

彼时他正与一只三阶妖兽缠斗,孰料一只身受重伤的五阶妖兽扑向战船周边一高阶修士,毅然妖丹自爆。

唐宁受此波及,故而身受重伤,是时他神情尚清醒,体内绿色灵力疯涌,一边愈合伤势,逃向另一艘战船。

奈何妖丹造成的冲击波将他全身穿透,遗留在他体内,似剑刃一般于他身体中左突右冲,将他身体一遍又一遍凌迟。

他先前在突围之时,与妖兽相斗,灵力损耗甚多。

是以当体内绿色灵力运转恢复伤势时,很快便枯竭。

他也因此陷入意识昏沉。

战船甲板上血流一地,横七竖八躺着许多修士,体损残缺者不在少数。

众多修士往来之间将甲板上横躺的修士集中送至另一艘天灵船上。

一名方面大耳男子来到唐宁身侧,手中翻出一颗赤红如血的丹药,从他的口中送入,随后遁光携裹着他离开了此艘战船。

………

银狐闪耀巍峨雄阔的雷辎船上,第四军团长段振宇双眸如电,脸色苍白,发髻散乱,随风飞舞,浑身沾满了猩红鲜血,傲然立于船头,似一尊杀神。

远处两道遁光激射而至,现出两名男子身形,躬身行礼道:“段师叔,姜师叔请您前往本部战船一叙。”

段振宇微微点头一步踏出,倏忽消失,很快就出现在第七军团雷辎船甲板之上。

“段师弟,伤势无恙吧!”姜道德率领第七军团一众高层来到其身前,稽首道。

段振宇回礼:“些许小伤,不足挂齿,歇养几日就好了。多谢姜师兄及时出手相助,否则今日说不得饮恨妖魔之手。”

姜道德微笑道:“以段师弟之能,想要从这些鼠辈手中走脱,不过闲庭信步耳!若非顾及你部军团众人,你想来则来,想走则走,谁能拦你?”

“姜师兄缪赞了,人岂不自知?牧北妖魔中高手众多,哪是想来就能来,想走就能走的地方,此次若非你等及时出手,牵制住了妖魔的高阶修士,恐怕此刻我已身首异处了。”

“这么多年不见,段师弟还是一如既往的谦逊啊!你的能力可是任师伯都赞许的,本次牧北妖魔率四个军团围攻苍云岛,目今也只有你部突围而出。”

“说来惭愧,本部死伤惨重,实在无颜复命,愧对宗门的重托,回去后我当面向任师伯请罪。”

“此事非你之过,想任师伯圣明烛照,明断秋毫,必不会责罚于你。”

两人闲叙了几句,姜道德才转入正题:“段师弟,你部共有多少队伍突围而出?现岛内形势如何?”

段振宇答道:“本岛一共驻守有第四、第五军团及十四军团的六只纵队,加起来共二十六只纵队,我们分四面城廓防卫,每面城廓组织了六只纵队的兵力,另外两个纵队分布于后两道防线,以供接应后退的队伍和守卫大阵。”

“先前在城廓守卫战时,由于妖魔攻势猛烈,我因此将南面城廓的精干弟子调来,入阵冲杀了一番,斩杀了不少破阵的牧北高阶妖魔。”

“虽缓解了牧北第三军团的攻势,但牧北第二军团却是势如破竹,很快将南面城廓的大阵破解,我于是又调动了两个纵队力量前往支援。因而本部只剩四只纵队。”

“在一路撤退之中,不少队伍离散或被妖魔所害,最后随我突围的虽仍是四只纵队建制,实际兵力只有两个纵队左右。”

“此一番突围大战,牧北妖魔围追堵截,本部战船损毁三分其二,人员伤亡过半,现在统计的伤亡人数还没有报上来,但我想伤亡肯定不小,或许会比我预计还要大些。”

“当然了,牧北第三军团的死伤也不再少数,但肯定没有我们这么大。”

段振宇说道此处,微微叹了口气:“本部伤亡如此之大,都是我的过错,回去我自当向宗门请罪。”

姜道德劝慰道:“此岛地形狭小,不适合我等布防,加上妖魔势众,你们兵寡,想谁来此都是一般,段师弟勿需自责了。其他三只队伍,情况如何,你可知晓?”

段振宇道:“我们在防线内部设有传音阵,可相互传递消息,本部在突围之前,其他三处防线还没有被攻破,此三处又属本部刘道友所率领的队伍最为危急。”

“牧北第三军团与第二军团合兵一处,聚集了众多高阶妖魔,正在破阵,在我们突围之前,他们所部署的混元一气八卦阵已被妖魔占据了五处阵脚。”

“刘道友率人入阵冲杀了几次,都败退而归,想来情况不妙。”

姜道德沉吟道:“若是大阵一破,刘道友统领的队伍就十分危险了,万一他们被歼灭,妖魔合并一处,其他两处防线也不能久守。”

段振宇点头道:“没错,所以我在知晓你们到达后,才甘冒奇险,率队突围,否则妖魔各个击破后,一旦合兵,将大阵围困,若其他援军还没赶到,那就真是死路一条了。”

姜道德皱眉道:“牧北妖魔在城廓外集结了一个军团的兵力,急切之间我们也不能冲出妖魔防线去支援他们,本部已冲杀了两次,皆败退而归,死伤不再少数。”

“方才你也亲眼目睹了,牧北妖魔战斗力的确不俗,同等兵力下,我们取胜尚且艰难,何况突破重重防御,攻入岛内数万里,解救出被围困的其他队伍。”

“真若如此,非但不能救出其他几只队伍,恐怕连我等也身陷危境。”

段振宇道:“此一节我亦知晓,未知姜师兄有何良策?下一步该当如何?”

姜道德略微思索了一会儿道:“我想硬拼肯定不是法子,伤亡太大,也不能济事。我已组织了一批修为精深的弟子,作为先锋小队,采取袭扰战策,时不时突袭他们一下,以牵制妖魔。”

“至于何时进攻,我想等到其他岛屿援军到了,在一齐攻城,段师弟以为如何?”

段振宇微微皱眉:“恐怕城内队伍坚持不了这么久了。若待其他岛屿的驻军赶到,岛内的防线早被妖魔攻破了。”

姜道德沉默了一会儿:“那这样吧!我再组织一次军团进攻,看看能不能冲破妖魔的防线,或者牵制其更多兵力。”

段振宇点了点头:“那就有劳姜师兄了。”

“段师弟还是先歇息吧!抓紧时间恢复伤势及灵力。”

“对了,还有一件事,本部突围时受妖魔攻袭,伤残众多,需要一艘天灵船护送他们回后方歇养。”

“好,我会立刻安排,这两场大战本部也有不少伤残修士,就让他们一道回去歇养吧!”

段振宇点了点头,身形一闪,离开了此艘雷辎船。

“传我的命令,各队立刻整修,明日午时对岛内发起进攻,让第八、第九、第十纵队当先,其余队伍依次攻击。”

“是。”一男子领命而去。

不多时,整个队伍动作起来,众多战船穿插环绕列阵之间,而其中一艘天灵船乘载着众多伤残修士向后方急速驶去。

…………

唐宁悠悠转醒之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玉床之上,浑身暖洋洋的。

映入眼帘的是玄色的石壁,四周袅袅香烟环绕,清香扑鼻。

自己怎么在这里?

他脑海中首先闪过这个念头,随后陆陆续续的记忆片段涌来,伴随着身体麻痹之感。

他正想起身,却发现一丝气力也无,身体虚弱之极,转头望去,见左右两侧玉石之上皆躺着一人。

再仔细一看,整间屋室一字排开,陈列着十张玉床,每张玉床之上都横躺着一名男子。

整间屋室两丈来宽,十丈长,由玄色石壁铸造而成,四角点着三尺长的紫色长烛。

除了十张玉床外,屋室内空无一物,十分干净明亮。

“你醒了。”左侧一个粗矿声音响起。

唐宁转头望去,但见左侧相距约莫一丈之远的玉床上,躺着一名身材魁梧,札髯满腮的大汉,他的上半身干瘪,抹着白色的膏药,右臂齐根而断,断臂处涂着红色晶体。

其人乃是四军团,三纵队,第七联队直属弟子韩谦。

“怎么是你?”唐宁脱口而出,随即反应过来。

自己肯定是因伤被送往这个地方歇养,只是还没等他开口,右侧又一个声音传来:“这有什么奇怪的,这里都是咱们队的人,正是难兄难弟啊!”

说话之人,身形挺拔,五官端正,只是模样狼狈,胸腹间有一个碗大的贯穿伤口,擦抹着紫色粉末,左腿齐腕而断,涂抹着红色晶体,双目紧闭,下巴缺了一块,露出森森白骨,裹着玄色锻布。

其人乃四军团,三纵队,第七联队直属弟子袁烨。

“你说这是受难,说不定别人还羡慕着呢!至少保住了性命。”

“这么说倒也没错,至少是暂时保住性命了。”

几人纷纷开口说道,唐宁这才发觉,这里所有人都是四军团,三纵队,七联队的直属弟子,各个身体带伤,基本上都有残缺,而他自己比之众人伤势丝毫不轻。

左腿和右臂残缺,其上涂着红色晶体,身体从胸膛大范围凹陷,抹着白色的膏药,半边脸颊全无,被玄色锻布包裹,内里擦着紫色粉末,所有人都是赤着身子,躺在玉床上。

“诸位道友,未知此是何处?”

韩谦答道:“这里是七星岛,我们都是负伤送至此间歇养的。”

七星岛,已经是靠内陆比较近的岛屿了,对于前线军团来说,算是大后方了。

“我昏迷有多少日子了?”

“据我所知,你在这里已经躺了差不多一个月了,至于你是在什么时候昏迷的我们就不知道了,你自己可以推算推算日子,也算你福泽深厚,还能醒过来,这里还有仍在昏迷中的,不知能不能醒?”袁烨说道。

唐宁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果见有一名男子横躺在玉床之上,气息微弱,全身大部分包裹着玄色锻布,看来伤势很重:“这个是哪位道友。”

“咱们直属第三队的方元亮,这里数他伤势最重了,非但肉身遭重,连神识亦遭受到重创,能不能醒过来还两说,说不得这样躺一辈子,当一个活死人。”

“像他这样的,就应该转回宗门去,一直留在这里有什么用,既没有好的治愈手段,不过白白耽搁时间。若是万一牧北妖魔攻打过来,谁管的了他。”

“说得轻巧,方道友本是天行宗的弟子,位处平原郡辖地,隔着亿万里之遥,你将他送回去啊!”

“天行宗那些高层也是群王八蛋,宗门弟子都伤成这样了,也不知道派人来看看,将他转送回去,堂堂一个宗门,难道还挤不出一辆战船来?非得留在此地受罪,说到底,不过是没重视罢了。”

“人家天行宗怎么又惹上你了,和你有什么相关,要是被天行宗高层听到,多少给你找点麻烦。”

“黄道友,你没明白徐道友的意思,他哪是抱怨天行宗,他是想自己回宗门养歇去,这是指桑骂槐呢!”

“我可没这么说。”

“但你是这个意思,这也没什么,徐师弟,别说你了,就我还想痛骂几句呢!我们可都是为宗门流血负伤,拼上老命的,为了还不是宗门的利益。现在负伤了,就这么将我们仍在这里不管不问的,堂堂一个沧浪宗连一艘战船都派不过来吗?天行宗离的远,我们可就在东莱郡,宗门的做法让人寒心啊!”

“谁说不是?哪个不想回宗门去,像我们这个样子,万一真的牧北妖魔打过来的话,只有等死而已。”

几人一言一语说道。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相关仙侠热门小说的链接
 凡人修仙传  这个修士很危险  遮天  重生洪荒猎艳风流  偷香高手
 问道红尘  平天策  神笔聊斋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坐忘长生
 大奉打更人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仙道长青  掌门仙路  九叔的掌门大弟子
 重生鸿蒙之无敌逍遥  永恒国度  烂柯棋缘  冥河传承  玄浑道章
 神秘复苏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一念永恒  北玄门  重生洪荒之仙杏传说
 元始诸天  恐怖复苏  百炼成仙  仙逆  大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