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书吧 > 细斟北斗TXT下载 > 细斟北斗最新章节列表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章节错误 添加书签 返回目录

大梦一场空

23书吧(https://23shu8.com/)进行阅读,请多多支持。

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从来不怕失去——楔子

李青山望着璀璨的星空,左臂上王扶桑平静的睡着,午夜,虫鸣此起彼伏,好似一场热闹非凡的音乐会。

客房中传来周敦时断时续的鼾声,时而呓语。他一定很快乐吧,有时候能睡着也是一件幸福的事。

“你就是我的太阳。”李青山目光温柔如水,嘴角微微上扬,眼前这个出场便英姿飒爽的女子,注定是他这辈子的劫数。

李青山枕着屋脊,眼神渐渐梦幻,呼吸也变得悠长。

“山儿,叫你父亲回家吃饭啦。”灶台边,秦月娥用袖口擦了擦密集的汗珠,本就炎热的夏天在炉火的炙烤下连空气都是热腾腾的。

“知道了,娘亲。”门前大柳树下,李青山蹲在地上和着泥巴,他要做一个玉瓶,娘亲说过,南海仙山有观音,手执玉瓶,瓶中插着柳枝,既能施法也能驱邪保平安。

父亲李清风卸下背后五六米高,一人难以环抱的翠竹,李青山摇摇晃晃端去一盆水,水花溅到他满脸泥巴的脸上,父亲微笑着,捧着水在他圆圆的脸蛋儿上轻轻擦拭,那时的父亲很辛苦,却总能亲昵的叫他一声山儿。

母亲靠在门框边笑意盈盈的看着父子俩,然后会温柔的叫声“阿凤。”

画面一转,李青山牵着王扶桑的手,一路小跑登上石龙峰,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大概能形容他此刻的心情吧。

“扶桑,你看,那片竹海下就是我的家,爹娘听说我要带你回家,他们都激动的睡不着觉呢。”李青山脸上绽开了花儿。

“青山,你爹娘会不会不喜欢我啊,在白帝城他们都说我凶,而且我习惯舞刀弄枪的,叔叔阿姨会不会担心我欺负你。”王扶桑穿了好看裙子,规规矩矩梳上了平云髻,一改平日里耿爽的性子,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莲步轻移,恍惚间好似那足不出户弱柳扶风的大家闺秀一般。

李青山看的一愣一愣一愣的,他只是憨憨的嘿嘿笑着,人生如此,夫复何求啊!

“爹,娘!我带扶桑回来了!”远远的李青山大声喊到,庭院外古柳树柔条千尺,随风摇曳。

李青山没有等来父母的欢喜相迎,尴尬的说道:“他们肯定在给我们做好吃的,没听到。”

“嗯”王扶桑嗯了一声,两人朝屋里走去。

李青山心中闪过一丝不好的感觉,他缓缓推开油漆斑斑的木门,木门哀鸣般咯吱作响。李青山抬眼从门缝中望去,漆黑的屋内传来一股饭菜的香气,隐隐间夹杂着一阵杀气,待目光渐渐清晰,他心里咯噔一声,双手停留在木门上,屏住了呼吸。

那是?李清风与秦月娥歪斜着倒在地上,桌上整整齐齐摆满了母亲的拿手好菜。

滴答滴答,时间仿佛放缓了步调,一秒都那么漫长。王扶桑脸上闪过一抹异色,走上前左手轻轻搭在李青山后背,余光瞟向了屋内,她猛的瞪大了双眼,右手用力捂住自己张开的嘴,差点惊呼出声。

李青山脑海轰然一声巨响,他再次确认这是真的,一个箭步冲入房中,抱起母亲大声呼喊,然后又用力晃动父亲的肩膀,他不敢去想更不敢去确认,许久后呆坐在板凳上,看着眼前精心准备的饭菜。

“有人来过!”李青山声音低沉,饭菜没有动过,但桌上有三个空酒杯。

王扶桑蹲下身,探了探秦月娥的脖颈脉搏,眉头一皱,侧过脸不敢去看李青山。

“那人还未走远。”王扶桑喃喃说道。

李青山手下轻轻一按,木质八仙桌应声坍塌,云梭悄然出现,门口留下一道残影,林海中刮起一阵狂风,一道强大的精神力缓缓扫过整个石龙峰,李青山直奔上阳郡而去。

王扶桑将秦月娥与李清风抱起,放入房中鞠了三次躬,一身劲装瞬间换上,盘龙枪在手,欲夺门而去。

嗖!

一支响箭破空而来,嘟的一声扎在门框上。王扶桑一把扯下响箭,箭杆上包裹着一层薄薄的羊皮,她缓缓展开,白帝城三个字次第映入眼帘!

“可恶!”王扶桑紧握的手燃起一团火焰,将羊皮纸瞬间化作尘埃。

“大伯,你贪念权利如此,妄杀无辜之人,白帝城你想要我可以拱手相让,但你触我逆鳞,我与你不死不休!躲躲藏藏,滚出来!”王扶桑盘龙枪往地上用力一杵,青石板铺就的地面瞬间四分五裂,一道肉眼可见的红色光波朝远处山崖震荡而去。

“哈哈哈哈,堂堂白帝城城主,竟会为了两个叛徒流泪,你父亲夺走了我的位置,还将我赶出白帝城,如今他死了,父债子偿,今日新仇旧恨一起算!”一名身披黑甲的魁梧男子从悬崖底一跃而起,笑声中蕴藏着磅礴的真气。

“罗刹领域!七杀断魂枪!”王扶桑脚下一点凌空站立,罗刹领域瞬间覆盖大半个石龙峰,晴朗的天空瞬间变得暗沉猩红,王扶桑长发飞扬,红唇黑目杀气腾腾,手中盘龙枪铮铮作响,它在渴望战斗与鲜血。

“王海阔,上前,领死!”王扶桑低喝一声,阵阵枪吟直奔王海阔而去。

王海阔被罗刹领域笼罩的瞬间便察觉自己修为受到了压制,一把月刃飞旋而出,成名绝学骷髅手瞬间释放。

两人迅速碰撞在一起,只见残影道道,铮鸣阵阵。骷髅手出百鬼哀嚎,七杀断魂枪遇神杀神遇鬼杀鬼。那把上品月刃被王扶桑一枪挑飞,一双骷髅手,转眼只剩两截断臂,王扶桑回枪一刺,王海阔心脏被瞬间洞穿。

他口吐鲜血,目光中充满了难以置信。他王海阔成名三十多年,曾经差一步成为一方圣地之主,即便被放逐后依旧位极人臣,权势滔天。自创的骷髅手捏碎了多少成名英雄,天之骄子,怎么会?被这个黄毛丫头轻易地留给打败了?他双目赤红,不甘心的问道。

“你当真只是入化境后期?”

王扶桑冷眼直视,枪身一抖,王海阔瞬间四分五裂死无全尸。

石龙峰下,李青山感受到强大的天地灵气波动后,迅速折返,当他跃上悬崖那一瞬间,亲眼目睹了王海阔身首异处。

王扶桑闭目,深深吸了一口气,将那股嗜血的冲动压了下去,罗刹领域收回,天地再次晴空万里,而她,也恢复了温婉娴静的模样。她转头看向李青山,欲言又止。

李青山一步步向前走来,仿佛每一步都踏在她的心坎上,咚!咚!咚!

刚刚杀神一般的王扶桑,紧张到了极点。她该怎么说,怎么解释此事因她而起,之后李青山又会如何看待她?她又将如何自处一个个问题潮水般涌来,看着李青山步步逼近,她下意识后退了几步。

“我……青山”

王扶桑欲言又止,正好被李青山打断。

“扶桑我知道,我知道他是谁。这么多年了,我们只想偏安一隅,只想过普通人的生活,为什么他要赶尽杀绝!我的父母曾是暗影卫,因不满王海阔肆意妄为而叛逃,这一逃就是十五年。十五年为什么还要耿耿于怀?”李青山怆然,抬头望向天空,朗朗乾坤,奈何天地不仁!

“那咱们现在怎么办?”王扶桑试探的问道。

“走吧,回家。”冤冤相报何时了,既然王扶桑已经替他手刃仇敌,又何必再造杀孽。往事不可追,平安活下去是父母多年来叮嘱他最多的。

后山,离木屋不远,李青山与王扶桑双双跪地,身前两座新坟是父母李清风与秦月娥的,左右则是好友方回和方家夫妇方同与姬如月的。石龙峰五百余人,一起之间成了五百座新坟。

两人祭拜之后,起身朝竹海走去。李青山脑海恍然一闪,他猛的回头,五百座新坟好似五百个儿郎,正微笑着朝他挥手,像是道别亦像是招他而去。

不对,哪里不对?

还有一个人去了那里,那个人是谁?

“走吧,回家。”王扶桑温柔的说道。

今日坟前,天地父母见证,他俩已结为夫妻。

……

十年后,李青山在菜地除草,王扶桑在灶前烧饭,女儿囡囡在古柳树下玩儿泥巴。泥巴弄得满脸都是,却做的很认真。母亲说南海有观音,柳枝可辟邪……

“囡囡,叫爹爹洗手吃饭啦。”王扶桑手中端着一盘红烧肉,冲着门外柳树下的女儿叫到。

“知道了娘亲!”名叫囡囡的女儿,今年刚刚五岁,她端着比自己还大的木盆,里面盛了大半盆清水,水花倒映着金色的阳光,晃得她双眼微眯,水花溅起打湿了她的小裙子。

“爹爹,洗手!”

李青山接过木盆,捧了点水,给囡囡擦干净脸上的泥巴,温柔的说道:“谢谢囡囡,真是爹爹的好女儿。”

囡囡微笑着低头,玩着手指,缓缓说道:“哥哥,哥哥,囡囡好想你啊!”

李青山愣在原地,脑海闪过一道闪电,他瞳孔放大,十年前他看到了,他回头看到了那个人,那是一个小女孩,和囡囡一模一样。

可是他不敢回头,他怯懦了,在两相抉择中,他选择了未来……

嘭!

李青山手中木盆悄然滑落,水花四溅,打湿了囡囡粉色的鞋子,囡囡委屈的哭着抬起头,王扶桑闻声跑到门边。

李青山低头看着眼前的女儿,她的脸像瓷器般缓缓开裂,然后掉下一小块儿瓷片,一片又一片……李青山深吸一口气,转头看向门口的妻子,妻子也如出一辙正在破碎,他慌张的环视四周,竹海,悬崖,房子,菜园正在迅速消失。

“哥哥,方回哥哥呢?”囡囡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方回,方回十年前不是死了吗?”

李青山双手抱头,歇斯底里的嘶吼!

“这不是真的,是谁?是谁在捣鬼?”

突然,斗转星移,眼前风景迅速变换。

“青山,青山,你怎么了?”

李青山耳边传来王扶桑温柔的声音,同时还有大人小孩儿的喧哗声,各种乐器演奏的嘈嘈切切声,李青山猛然抬头睁眼。

这是?

眼前白帝城城主夫妇高坐于正堂,李青山父母平坐在右。左右高朋列座皆是言笑晏晏。

李青山缓缓转头顺着手中红绫看向右侧,只见一女子身穿火凤霞披,头顶金色皇冠,一笑倾城,再笑倾国。

“扶桑?”李青山试探的叫了一声。

王扶桑微微一笑,稍显羞涩,目不斜视。

“臭小子,愣着干嘛,还不向岳父岳母敬茶!”李清风虽然不苟言笑,此时言语中也多了些喜悦之情。

李青山被这一叫惊的一愣,哦了一声,接过侍女茶盘中的茶杯。单膝下跪,低头双手举高,喊了一声城主喝茶!

“还叫城主呢!”王江仙微笑着喝了一口茶,将茶杯放到另一个侍女手中的茶盘上,反手从空间珠中取出一物,引得众人一阵议论。

他郑重的缓缓说道:“青山啊,我最是欣赏你遇事处变不惊,做事一丝不苟,关键你与小女两情相悦。这白虎玉玺今日便趁着你俩大婚之日交于你手,你只管按你的想法去做。另外,小女性子裂,连我都忌惮三分啊,你可得多多包容啊。最后,说句不好听的话,你可不能惹她生气,更不可负她,否则老夫这枪仙名号怕是要再次被江湖谈起。”

李青山心中震动,城主只言片语便决定了天下大事,可见其威严。而所谓敲打对他来说全然是不存在的事,王扶桑与他亦师亦友,亦为知己。世间朋友好交,知音却难觅。同行者众,同志者寡。

“孩儿谢过父亲!”李青山接下白虎玺,整个江湖又将是数日无眠。

接着,李青山一一敬茶,最后与王扶桑四目相对,两杯绝品女儿红两人双手相挽一饮而尽,霎时,仙乐阵阵,满堂喝彩。

人生四大幸事,如今好友方回一家皆在,所谓他乡遇故知。白帝城转眼收归他手,正是金榜题名时。幸得知己美娇娘,此刻同房花烛夜!

何为风光无限,一时无两。

红烛摇曳,美妻含苞待放。李青山趁着三分醉意,双指间射出一道无形剑气将烛光扑灭,帘幕缓缓垂下,李青山双手搭在王扶桑香肩上,凤披无声滑落……

“梦魇王!你个老不死的,竟敢在我白帝城造次。”城主峰禁地,一道冲天光束拔地而起,在夜幕中无比耀眼。只见那光束直冲九霄,轰的一声巨响将厚重的黑云瞬间冲散,金光倒射而下,一层灰色迷雾悄然从白帝城褪去。

与此同时,白帝城五百余人全部猛然睁开双眼,瞳孔中血丝密布,接着齐刷刷哇的一口鲜血吐出。

李青山与王扶桑缓缓从屋顶坐起身,擦去嘴角的血迹,脑海传来一阵剧痛,两人低眉斜眼,皆不敢直视对方。

李青山咽了口唾沫,血脉喷张的他强行调整呼吸。王扶桑脸颊飞霞,双手紧握,死死看向身后。

“哈哈!没想到路过白帝城,还能让枪仙提前出关相迎,幸甚至哉!”天空中传来一老者的声音,随着声音寻去,却又毫无踪迹,只剩飘忽不定的笑声不绝于耳,经久不散。

“梦魇王,你不在你的北海安分待着,却来我白帝城撒野,莫不是想尝尝我大罗金枪的滋味?”王江仙声音从后山禁地传来,不知何时一道残影划过,他已经独立于半空。

空中突然出现一团黑雾,飘忽不定越聚越大,直到形成一个巨大的骷髅头。那骷髅头与王江仙凭空对峙,口中桀桀大笑。

“小老弟,我可是成人之美,你应该感谢我。哈哈哈哈,这白帝城我想来便来,人间七情六欲,快意恩仇最能动人心。他们正好助我修炼大梦魇术。”

“哼,你曾一梦杀金州三十万人,被那位放逐北海,如今是真不怕死?”王江仙怒斥梦魇王。道出惊天秘闻。

“还未讨教!”黑雾组成骷髅毫不示弱,一场大战在所难免。

“哼!”王江仙冷哼一声,径直冲上云端。

梦魇王紧随其后。顷刻间,白云万里变成了黑云压城,李青山极目望去,只见云层中光芒四射,跌宕起伏,一声声巨响炸出一个个惊雷。这是属于天下最强者之间的战斗,众人却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不出片刻,天地重归平静,黑云散去,王江仙宛如谪仙人一般翩然落下。

半空中他与李青山四目相对,眼神中不悲不喜。倏而凌空重归后山。

这第一面李青山不输气势,却输了先机。

王扶桑紧跟着一跃而下,径直奔那后山而去。

李青山望着王扶桑渐渐远去的背影,心中有些许落寞,有道是多情自古空余恨,好梦由来最易醒……

“四境巅峰强者之间的战斗么?不知道涅槃之后又当如何?”李青山喃喃自语,这巅峰一战他未能从中获益,却是被梦魇王的神通开了眼界。如若今日王江仙不出手,他能不能破开梦境,结果不得而知。

梦魇王成名已有六十年之久,传言已有八十五岁高龄,曾一梦屠金州三十万百姓,即便贵为当时武王长兄,亦是人人得而诛之,引得天人共怒,最终被放逐北海已有三十六年,今日一战他只输枪仙半招,并能全身而退,他本是术法一道,却能与强攻著称的王江仙平分秋色,足见他的强横,恐怕除了王庭那位神秘强者出手,天下再无可取他性命之人。

至于四境巅峰有多强,这些老一辈强者,谁不是沉浸巅峰几十年,压着修为一直不敢突破,在道的路上已经走了很远很远,他们都在等,等一个天机。

李青山恍恍惚惚回到了自在峰,修行是他的必修课,今日已经过半,时不我待啊,王海阔的强大恐怕远超他的想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相关玄幻热门小说的链接
 庆余年  诡秘之主  武炼巅峰  剑来  逆天邪神
 斗破苍穹  帝霸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  完美世界  圣墟
 元尊  奥术神座  一剑独尊  慈航静斋――唯一的男人  真武世界
 剑道独尊  万古神帝(书坊)  无敌剑域  斗罗大陆  超维术士
 全职法师  我从凡间来  垂钓之神  恶魔就在身边  万道龙皇
 勤奋努力的我不算开挂  沧元图  大道争锋  大主宰  纯阳武神